熟地黄

不要随便关注我啊喂!
⬇️一定要看!
多宇宙盾铁盾 基锤基
All鹰 冬All
目前会产的粮:盾铁,冬铁,霜铁,冬鹰,基鹰

I feed on compliment if you know what it means

【盾铁/锤基】God is a Queer (邻居梗,OOC,七)

普通人AU,真·同性恋设定预警,也就是说会出现敷面膜、修眉毛的情节。OOC到飞起,慎点!!私心想看真正的queer谈恋爱,所以写了霜铁闺蜜组碰到两个金毛警察而造成的一系列鸡飞狗跳的故事。

 

CP涉及:锤基/盾铁

 

前篇:⬅️戳这里

 

梗概:Tony的脱口秀主持人室友Loki在一期恶作剧节目当中恶搞了正在执行任务的Thor,被扭头送进警察局,两人结下梁子。Tony在警察局保释他那个麻烦室友时,也碰上一个火辣的金发警察。之后他们发现这两个警察搬到了他们家楼下... ...

赌约规定的两天已经过去,Loki发现他精心挑选的服装和香水显然奈何不了那个男人,Thor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反观他自己,已经因为连续两天穿格仔衫卫衣配机车靴成为了全电视台的笑柄,人们纷纷猜测这个半红不火的主持人是失恋了还是破产了。

 

低低的议论声从茶水间到办公室络绎不绝,Loki牙齿都咬疼了,连带着被腈纶面料磨得一阵发痒的后颈,他重重地把咖啡杯一放。

 

这不科学。

 

他在第三天决定跟踪Thor看他有没有半路把衣服换下来,但结果他很坦然也很自信地穿着这身衣服到了警局,也在下班时间穿着这身衣服走出来。

 

看着Thor泰然自若和警局伙计们打招呼的样子,Loki的后颈更痒了。

 

所以,Thor回到公寓,在家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Loki。他穿着蓝色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脚上穿着棕色靴子,身旁放着装满了的大的黑色塑料袋,一边在后颈抓痒一边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什么。

 

“咳咳。”Thor提醒Loki自己的到来。

 

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后,Loki马上正襟站好,摆出一个他能想到的最得体的站姿,并用一只手故作潇洒地扶着门框。

 

“Odinson警官,”他开口了。“有没有兴趣接受新一轮的挑战呢?”

 

“只要你今晚敢穿着这些衣服去酒吧,就算你赢了。”,把黑色塑料袋扔到Thor面前,几件衣物从敞开的袋口散落出来。

 

红色丁字裤,网格内衬,还有几条大金链子。

 

 

 

 

“认真的吗?变装皇后?”晚宴上Hammer的Plus One是个浓妆艳抹还拿蕾丝扇子遮住喉结的人,Tony忍不住上去调笑一番。“即使是你也太过了吧。”

 

Hammer放下酒杯,趾高气昂地走到Tony面前,“怎么,允许你带金发大胸的玻璃,就不允许我带美丽动人的皇后了?”

 

每一次,每一次Hammer虚张声势的样子都会让Tony笑出声来,他把额头抵在自己带来的大胸上,抑制不住的笑声从两人之间传出。

 

Hammer正想出言指责,顾及到场合问题只能忿忿地拉着婀娜的变装皇后到餐厅的另一个角落。

 

“Tony,太过了。”连Steve都看不惯他这样欺负Hammer。

 

“不,Steve,粉色蕾丝裙才是太过了。”明着讽刺竞争对手带来的男伴,Tony抬手整理Steve其实并没有弄乱的领结。“你还说暗紫色的领结夸张。”

 

Steve想起如果不是他竭力拒绝,今天就会穿上的全套暗紫色燕尾服套装,把领口的手按在胸口,道:“我没有巧克力工厂。”

 

Tony知道Steve在暗暗抱怨自己把差点就把他装扮成Willy Wonka,那个穿着奇怪服装乘着电梯飞来飞去的人。他安抚性地拍拍Steve的胸口,“好啦,你知道这个晚宴对我很重要。”

 

 

“这个晚宴不重要。”律所老板在发出邀请函时如是说。“并不是说这顿晚餐决定了你们谁会晋升为合伙人,只不过我们的新合伙人会在这顿晚饭后诞生。”

 

合伙人是今后一起对律所重大事项进行决策的人,也是今后要一起品酒、打高尔夫甚至一起家庭旅游的人。合伙人的选择意味着有一个新人进入自己的圈子,所以新人的生活品味、家庭条件、伴侣情况都是考察标准之一,工作能力反而没那么重要。

 

一切皆因他们的老板Mary女士是一个LGBT的支持者,即使她本人是个异性恋,也不妨碍她对LGBT群体的无限支持,甚至是,过度的偏爱。从今天到场的三位准合伙人和他们的伴侣中就能看出来,一对拉拉,两对gay。

 

 

“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对方的吧。”前菜刚上,Mary女士就问起了他们的恋爱经历。

 

“我们是高中同学。”金发的女人迫不及待开口。“在Emma Willard 女校,我们住同一栋楼,有一天她过了门禁时间没法儿从大门进来,只好从水管爬上来,正好我在阳台洗衣服,她就这么跳到我面前了。”

 

“我也是Emma Willard女校的校友”Mary女士举起酒杯向两位女士致意。“那里的舍管真都是疯婆子不是么?”

 

餐桌上应声响起欢笑声和碰杯声,女人转向自己的伴侣,在Mary女士看不见的角度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Hammer也握起了伴侣的手亲了一下,开始分享他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刚编的爱情故事。“我和Bianca baby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

 

“噗——”餐桌的另一头出现了不合时宜的笑声。

 

Hammer不悦地看向笑声传出来的方向,只见Tony在用餐巾擦拭不小心溅到胸口的酒渍。Tony连忙摆手,“实在是失礼,我不小心呛到了。”

 

Hammer真是不留余力地在Gay的道路上越走越远,Bianca这个明显的变装秀艺名也被他带上了正经的晚宴。幸亏Steve用力捏住他的掌心,才没继续闹出笑话。

 

Mary女士招手让女佣给Tony准备一杯水,转向刚刚没讲完故事的人。“Hammer,你继续分享你和这位Bianca baby小姐,哦不,先生的爱情故事吧。”

 

“噗——”

 

这一次的笑声源自餐桌上的另外两名女士,于是她们也得到了一杯水。

 

当Mary将问题抛到Tony这一对的时候,Tony已经打好了腹稿,打算把一段交通意外中的一见钟情叙述出来,毕竟室友卷入贩毒案去赎人的时候相遇,最后在Gay吧里确定关系不是什么浪漫的故事。

 

“那是一次意外。”Tony切出一块带血的牛排塞在嘴里。“我和Rogers警官…”

 

“一个美丽的意外。”Steve打断了Tony,续上了他的话。“我是在Tony给他当事人交保释金的时候遇上他的,我从未见过这样果断利落的律师。”

 

“我问他要不要跟我去吃甜甜圈,然后他拒绝我了,因为他说他在戒碳水,好像吃甜甜圈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一样。”Steve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笑了。“当然我到后来才知道他也很喜欢吃甜甜圈。”

 

Steve轻抿一口Mary为了这次晚宴特调的鸡尾酒,将他们连情景剧编剧都看不上的恋爱经过描述成一段让少女都要因此落泪的爱情故事。

 

“Tony给了我很多帮助,从各种角度来说。是他让我走出了出柜时的迷茫期,是他让我敢做我自己。”

 

“我很感激上帝让我遇到他。”

 

“噢,Steve,我都要哭了。”

 

Mary女士用餐巾捂住眼睛说道。

 

 

 

 

 

酒保收走第五个啤酒杯,目光一直胶着在那个高兴地喊着“再来一杯”的男人身上。健壮的手臂线条撑起了衣服的轮廓,有可能是因为空调,也有可能是喝酒动作太大磨蹭,酒保先生能够清晰地从衣物中看出他胸前的凸起。

 

他很想像以前一样,不着痕迹地用经理发现不了的方式进行搭讪,但金发男人旁边那个穿着老土的男人就像猎豹一样恶狠狠地盯着那个性感尤物,导致他完全提不起勇气。

 

认真的吗?穿成这样还泰然自若地喝啤酒,Loki要怀疑Thor是不是卧底任务的时候当过脱衣舞男了。

 

后颈的痒转移到喉咙,这布料真粗糙,这酒真特么难喝,Thor这么穿真特么好看……

 

“先生,这是那边那位先生请您喝的酒。”一个服务生打断了Loki的思考,他刚刚想什么来着?好像有点不对劲。

 

Thor收下那杯酒,正打算礼貌性喝一口向送酒的人致谢,一只白皙却有力的手死死地摁住了他,他疑惑地看向手的主人。

 

Loki没有看他,而是盯着送酒来的方向,表情严肃,Thor快要以为酒里下了烈性春药,只有常年泡吧的人才会知道的那种。

 

“这太冒犯了。”

 

等了好久,黑发男人终于出声。

 

“什么?”Thor有一瞬间的困惑,想收回手,看接下来是什么把戏,但他没想到一个平日看起来这么瘦弱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他使劲竟然挣脱不开。

 

“我在你旁边他还给你送酒。”Loki目不转睛瞪着那边。“怎么,他认为我们不像一对吗?”

 

手依旧被压制住的人看了看对方松垮的卫衣,再看看自己因为紧身衣更加凸显的一身的腱子肉,缓缓开口道,“这个嘛……”

 

“你闭嘴!”话音未落便被人堵了回去,下一个瞬间Thor就被人抓住手压在酒吧吧台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颗黑色的头颅在自己颈脖边磨蹭,他立刻知道Loki是在伪造他们亲热的假象。

 

没多久,男人从他身上起来,依旧牢牢地握住的手,挑衅地看向那个送酒的人,即使Thor不懂什么Gay吧语言,也能大概猜到,Loki在说:

 

“这是我的婊子。”

 

啊,他应该用一个好点的词形容自己的。

 
标签: 盾铁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3)
©熟地黄 | Powered by LOFTER